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360doc > 正文阅读

加拿大文学中的幽默与讽刺

发表日期:2022-06-12 08:39  作者:admin  浏览:

  文学中的幽默大致可看作由两种现实并置的不和谐而引发笑意,并多出于澄明洞察的善意;讽刺则在引人发笑之余,着重揭露人性的缺陷,借以警醒改正、修缮弥补。二者虽有不同,但均借饱含智慧的言语发力,令读者莞尔之后,更可反思于人性的自私、贪婪、浅薄、自大与无知。加拿大的幽默与讽刺作家承袭英法传统,以风趣、乐观、宽容与怜悯的笔触,在百多年的历史中,创造出了多部富于加拿大特色的幽默与讽刺作品。

  早期的加拿大幽默与讽刺作品多具政论性质,题材多涉及殖民地与英法等宗主国的经济政治关系。马克·赖斯卡波特(Marc Lescarbot)的剧作《新法兰西的海神戏院》(The Theatre of Neptune in New France,1606)为最早出现的加拿大喜剧作品之一。该剧以身戴面具的表演形式、诙谐风趣的对白、对神话的挪用和改写,对宗主国法国的社会文化进行揶揄讽刺,是早期加拿大讽刺与幽默的代表作。

  首位具有国际声望的加拿大幽默作家当属托马斯·钱德勒·哈利伯顿(Thomas Chandler Haliburton,1796-1865)。哈利伯顿的系列作品《钟表匠》( The Clockmaker)于1836年正式结集出版。作品采用第一人称叙述,以“我”与主人公的对话,入木三分地刻画了一个精于算计、长于察言观色、善于利用人性弱点的美国商人斯利科的形象。作者一方面对美国人的精明和富于商业头脑大加赞赏,对同胞对商业的冷漠态度不以为然;另一方面,又讽刺了商人惟利是图的本性,以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行径。这两者的结合,反衬出加拿大人民的诚实与纯朴。《钟表匠》风趣而不流于油滑,幽默却又饱含哲理,连珠妙语读来令人捧腹。哈利伯顿不仅是加拿大的骄傲,同时也是美洲文学幽默传统的奠基人之一;而四处游走、兜售钟表的美国商人斯利科也早已成为英语世界中家喻户晓的艺术形象。

  继哈利伯顿之后,加拿大又诞生了一位幽默巨匠——斯蒂芬·巴特勒·李科克(Stephen Butler Leacock,1869-1944)。在美国,他被认为是继马克·吐温之后最受欢迎的幽默作家。李科克的正式职业是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教授,但真正为全世界所知晓的却是他的幽默作品。李科克一生著有幽默故事集多种,主要有《文字失误》(Literary Lapses,1910)、《废话小说》(Nonsense Novels,1911)、《小镇艳阳录》 (Sunshine Sketches of a Little Town,1912)、《与无聊有钱人的阿卡迪亚之旅》(Arcadian Adventures with the Idle Rich,1914)、《我对西部的发现》(My Discovery of the West,1937),《如何写作》(How to Write,1942)、《我了不起的叔叔》(My Remarkable Uncle,1942)等多种。翻译家萧乾先生认为,“李柯克的幽默作品艺术地表现了人生的种种尴尬、痛苦与悲哀,怀着悯人之情嘲讽了人类自私、自负、贪婪等弱点,在针砭社会的不平等的同时,向人类的同情心、仁爱精神和献身精神发出的笑的请柬。喜剧精神与悲剧意识的完美结合,使他的作品达到了‘笑与泪交融’的境界,既引人发笑,又发人深省”。

  加拿大的幽默与讽刺作家,在关注人生的尴尬与无奈、关注人性的自私、贪婪与自负等普遍问题的同时,也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与文化传承而形成了颇具自身特色的讽刺与幽默风格。比如说,早期加拿大文学讽刺与幽默类作品中比较常见的主题有:一、关注加拿大人因偏居一隅、与世隔绝而可能出现的性格缺陷;二、关注单纯质朴的加拿大/乡村与美国/都市的成熟世故间的冲突;三、法语作家更关注法语文化在英语主流当中的弱势地位等。而时至当代,在诸如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爱丽丝·门罗、安·玛丽·麦克唐纳、韦恩·约翰斯顿、莱昂纳多·科文、乔治·鲍尔因、斯卡伊·李、莫迪凯·里奇勒等一批作家的不懈努力下,幽默与讽刺的笔触以更加广阔的视角,更加深入地切入到了生存的现状之中。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为当今英语文坛巨擎,在她的多部作品中,阿特伍德运用幽默、讽刺、反讽、反乌托邦、戏仿、互文、元叙事等丰富多变的手法与表达形式,对父权制、妇女解放、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环境污染等诸多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作品影响之大,当代加拿大文坛恐无人能出其右。爱丽丝·门罗的作品多为短篇,聚焦在社会对女性所设置的种种障碍,着力解构传统的“刻板效应”对女性的压抑与宰制。安·玛丽·麦克唐纳的《晚安·戴丝特蒙娜(早安,朱丽叶)》(Good Night DesdemonaGood Morning Juliet,1998),意趣横溢,作品借用对莎士比亚悲剧的改写,质疑与解构逻格斯至上的西方社会深层结构。而文坛新秀韦恩·约翰斯顿的《梦碎之地》(The Colony of Unrequited Dreams,1998 ),则以互文为主要手法,着眼于对官方写定历史的解构与重构,其文字之幽默风趣,堪称当代加拿大文坛的代表作。

  正是在这样一批作家的努力下,加拿大现实生活中的民族、种族、阶级、性别、宗教、性取向等种种问题被纳入视野,经过重新编码之后,构建出了加拿大历史与文化的再想象, 而幽默与讽刺这两种古老的文学手段,在加拿大后现代与后殖民的语境中,历久弥新,不断散发出新的生命力。· 节能地方标准深度报告:有机硅密封胶龙头“双主业”齐头并进